Home | Contact

情感空间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

传统相声的“”去哪儿了?(组图

2017-10-10 07:25

  连续两天“纪念马三立诞辰100周年”的系列活动8月31日在天津落幕。这大概是近年相声界大师最齐全的一次盛会。尤其是在8月30日马三立冥诞这天,在天津人民体育馆举行的“中国相声群英会”上,当下一流的相声名家几乎都来了。

  首场“怀念篇”的现场几乎沸腾,祥主持,马三立的儿子、“少马爷”马志明领衔,他和黄族民的搭档、姜昆和戴志诚、师胜杰和石富宽、侯耀华和尹笑声、常贵田和王佩元、李金斗和李建华、杨议和刘增锴等相声名家逐一登场,表演了各自最具代表性的作品。

  2001年,就在同一个地方,马三立从艺80周年暨告别舞台演出举行,当时也是由著名主持人祥担任马三立告别演出的主持人。当现场大屏幕上了13年前的视频,马三立问观众:“今儿这么多观众为我到这儿来,是不是主办方有点小题大做了,大家觉得值吗?”全场的观众齐声对着大屏幕高喊:“值!”

  而前天的“致敬篇”上,高晓攀、王自健、何云伟、李菁等中国相声界的新生力量逐一登场。和前辈们不同,这些相声界的后起之秀如今几乎都拥有自己的相声茶馆,而和前一场名家们各种经典怀旧的“老活”相比,年轻一代的作品也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气息。从某种意义而言,这两场演出几乎是当下相声界的一次集体展示,勾勒出当代相声艺术的面貌。

  在这个中国相声界“群贤毕至”的演出的同时,一场关于纪念马三立的座谈会也在举行。薛宝琨、郭宝昌、李光曦、常宝华、杨少华等圈里圈外的人物都到场。在相声茶馆遍地开花日益火爆、传统相声看上去迎来“文化复兴”的今天,“相声的去哪了”又成为了大家关注的话题。

  此次“相声群英会”的总导演马千也是马三立城市戏剧邀请展的策展人,作为一个深谙传统文化却又十分年轻的电视导演,他在接到这个任务时颇费心思:“相声大会一般不需要导演,只需主持人串场。既然请了导演,那就得变个样子。我最后选择了一条明线和一条暗线的结构,希望以马三立百年为本,从中追溯和回顾中国相声百年。”

  首场的“怀念篇”名家云集,舞台上的8对相声名家表演了他们最拿手的传统相声代表作,观众如同经历了一次当代相声怀旧经典之旅。开场由刘增锴、杨议合说传统相声《八扇屏》,随后李金斗、李建华合作的《红灯记》展示了李金斗为人熟知的“柳活”风采。常贵田、王佩元的《攀龙附凤》,师胜杰、石富宽的《杂学唱》,侯耀华、尹笑声的《我的搭档》等节目逐一登场。“这些相声名家每个人的代表作,其实也可以看做节点,起中国当代相声的50年,和中国相声百年变迁交叠在一起,我们希望这台演出本身,就是一部中国相声舞台版的四维纪录片。”

  马千此前执导过“老骥新驹”马氏相声展演,并担任过一些传统舞台艺术的导演,在他看来,相比其他传统艺术门类,当下的相声艺术其实正传统的复兴。在天津这样的相声重镇,乃至全国各地,茶馆相声正红火,越来越多的相声已经能够通过演出实现盈利。包括的高晓攀和李鸣宇,天津的郝梦春、,上海的金岩和李国靖,还有西安的苗阜和王声,虽然他们的相声注入了很多新的东西,但大多还是以传统相声为蓝本加入当下的内容,也越来越彰显传统相声文化历久弥新的时代感。

  “我们应该思考下,为什么当下相声会比别的传统艺术,比如戏曲,跑得快,走得远。虽然有其语言类的优势,但同属传统艺术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相声茶馆可以完全靠市场和观众养活自己,而不是完全依赖于?”马千觉得,抛开马三立留下的其他文化遗产不说,他给当代相声界最大的就是,他的一生都在创新、诉说当下。就像马志明讲的传统节目《大保镖》,和当年马三立的版本相比已有很大革新。年轻观众听的时候,觉得既保留了老味道,又有新声音。马千认为,“有这样偕时俱新的革新思,加上相声自身的广泛观众基础和灵活市场模式,传统相声才能走得更远。”

  虽然相比电视相声兴起、传统相声沉寂的时代,当下的相声文化正复兴,但对于亲历过侯宝林、马三立年代的“老人们”而言,当下的相声现状依然让人不满。相声的“”不见了,是大家共同的焦虑。

  电视导演郭宝昌酷爱传统曲艺戏曲,称自己是马三立几十年的粉丝,“相声、大鼓、单弦,这些东西我一辈子都离不开,我拍过一个电视剧《宅门》,就是反映相声的。”他回忆,“我清楚地记得‘’前最后一场相声看的是天津曲艺团的。当时看话剧的基本是高级知识,曲艺剧场就不同了,什么人都有:西服革履、长袍马褂,这说明接受它的人太多了,所以它了不起,应该属于我们的国粹,像马三立这样的宝贝,我们应该当作国宝级的人物,把他的作品当作国宝级的作品。”

  但谈起现状,他显得激愤:“现在很多人学马派,你甭学,学不了!京剧现在也是这样。我们还有什么东西能达到马三立先生这样的水平?现在没有给我们这个条件和。相声本身就是一个,现在相声连以为主的本性都没了。”

  天津曲艺理论家、南开大学教授薛宝琨更是对马三立相声中“”的十分,在他看来,马三立不仅是相声的魂魄,更是传统相声的巅峰。“在马老的相声里,我们不觉得他在谁。他的相声体现了传统文化的温柔敦厚,这一点和新相声截然不同,新相声完全变成了、,与其说我们现在不敢,不如说我们不会。”

  薛宝琨甚至提到了郭德纲作为“教材”,“郭德纲出来是我和马志明都承认的,那天他说了个段子,说月饼可以吃一年,拿耳挖勺吃就行,真是八道。马老的相声乐而不淫、哀而不伤,可以发牢骚,但抒发一下胸中的郁闷,又回归了。他不管说传统相声还是新相声,都是化讥刺为自嘲,化事情为荒诞。”他最后提出,传统相声建国那么多年来都没有讨论过,希望能够把马三立作为研究课题,“因为了很长时间,我们才发现,传统才是我们的根”。

  今年85岁的男高音歌唱家李光曦坦言:他是从小时候在天津学京韵大鼓和传统曲艺开始音乐之的。当年几乎听过所有当时戏剧、曲艺界的大名家,在他看来,“今天,相声的处境不太好,前几年说以赵本山为代表的小品把相声打垮了。而到了现在,我们的相声最大的问题是能否恢复它的揭露的功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