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| Contact

情感空间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

西站医托:进京求医者被直送大兴小诊所医托西站诊所

2017-09-24 06:13

  央广网8月24日消息,据中国交通报道,,汇聚着全国优质的好医生与医疗资源,一直以来,在各地小城市一些难以治愈的患者,常常会带着最后一丝生的希望,来京求医问药。但是,中央人民中国交通接到听众热线,不少人刚刚在西站下车还没出站,就被医托带到不知名的小诊所,骗光救命钱。

  市民苏敏:我哥去年出车祸,医院诊断大脑萎缩,想坐火车到宣武医院看病,到了西站问“工作人员”地铁怎么走,随后刚走了有一百米不到,有对儿父女也问宣武医院怎么走,她还说,“宣武医院挂号特别难,根本看不好,而世纪安康中医门诊,花一万块钱就能治好”。

  的大医院,成为这家人最后的希望。苏敏一行和偶遇的“病友”一起,乘坐地铁,很快来到大兴康和园小区底商的一家诊所,在接受专家李教授的号脉诊断后,拿了5000元的中药,就诊就结束了。苏强说,这一次在西站问,差一点问丢一条人命。

  “这次去看病的一万块钱都是大家伙给凑的,救命钱啊!回家以后,我姐就问我,在挂上号没,我说没挂号,什么检查都没做,就号了号脉,开点儿药。我跟我姐就说,哎!你肯定上当了,外甥也说你们肯定碰到药托儿了。她回想这个事儿啊,想不开了,不想活了,喝药了,她喊啊!难受的喊啊!”

  苏敏边讲边哭,再也讲不下去。8月7日,中国交通记者来到万全镇,找到了脑萎缩患者苏强的家,他正躺在床上养病,他的爱人服药自尽未遂之后,也被家人严密,防止再出意外。

  那么,西站的医托真的存在吗?不用张嘴是否也能上当?记者从宣武医院垃圾桶捡出一些材料,假扮脑萎缩,前往西站实地调查。

  8月8日中午,记者出现在西站北一出站口,向一名脖子挂着 “西站工”牌子的男子问。听说记者想看病,男子异常热情,立即告知具体乘车线。

  记者按照所的道,往前直走,“巧合”的是,立即有一男一女走到记者旁边,打着电话,大声说出宣武医院的名字。而刚才那位指男子,迅速将脖子里的工摘下,放进口袋中。

  据知情人说,两人并非真的带你去医院,下一个表演者即将登场,最后劝往他们所希望的目的地。边说边走时,两人还会采取一前一后策略,将“猎物”夹在其中。

  8月22日上午11点,另一记者患者,出现在西站同一出站口,再次“巧遇”一男一女,不仅目的地与记者完全相同,而且也患上了肾囊肿。

  就在这时,一名身穿保安的男子出现在视野中,一男一女立即向这名“保安”问,“保安”则,直接前方带,而且这名“保安”对医术很是了解,自称也患有肾囊肿。“宣武医院治不了,中国中医研究院的专家李教授可以治”,男子说。

  随后这名男子,席地而坐。拿起纸来,拿起笔来,写下了“世纪安康门诊”的详细乘车线,最后不忘提示记者“真是太巧了,你们运气好,李教授每周只在周二当天坐诊,诊所交通方便,地铁也行,打车也可以”。

  这里的“患者”不时进进出出,门前挂着“中医疑难杂症研究中心”铜牌。走进门,20平米的底商只有两间房的诊所里,成排的蓝色椅子再加三名黑衣男子。挂号费101元,打开诊室防盗门,一个戴着金表的大夫,他就是神医李教授。

  诊室墙上贴着几张人体图,除了李教授本人,只剩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。没有任何检测设备,通过号脉,李教授诊断出多个病症并表示,这里开的中药可以舒缓病情还能治疗疾病,40天一个疗程。李神医“谨慎”地表示,必须先去医院拿化验单来,再谈下一步的事情,今天挂的号,明天还能使。

  过了一会儿,记者再次走进诊室,或许是接待病人过多,李教授躺在床上边休息边表示,只要给钱,记者的生殖系统疾病他同样能治。

  另一记者在“世纪安康”门前发现,不时有出租车卸客,还有从高米店南地铁站方向走来的,均被带着走进了“世纪安康门诊”。在李教授接诊时,多名黑衣男子随时开门暗中观察或上前插话,诊所门口男女四处张望,观察周围有无可疑目标。

  08:30 诊所开门,一名蓝色短袖男子,左右张望后进门,里面走出四个人。

  15:51 出来四个人一起离开,刚刚提进诊所的黑色大包不见了。半又出来三个人,7人聊天后离开。

  万全镇患者苏强,经过正规医院检查,诊断患有脑萎缩、脑梗死。进京求医西站问,被请到世纪安康诊所消费5000元,让一家人雪上加霜。日前,记者随着苏强和苏敏一起,来到这家诊所,尝试退款。

  “你们退钱是吗?到这边来吧。”苏强和苏敏刚刚走到门口,就被一名男子带到一边,该男子随手从腰包内拿出一摞钱,正好约5000元左右。

  对于李教授开的药到底能不能治疗脑萎缩、脑梗死,专门负责退钱的男子表示,“中医就是综合治疗,我们的药,你到任何地方随便查……”

  记者离开时,又一辆出租车停到诊所门口,几名医托带着一位老人走了进去,过一会儿,走出来时,老人身上已经多了一大包药……

  这所诊所是什么性质的医疗机构?8月23日下午,记者拨通了市大兴区卫计委医政科的电话:

 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:应该是2011年,他是最简单的诊所,什么叫诊所?就是看常见病的。

  大兴卫计委医政科:不要相信这些东西,什么叫疑难杂症?医学上就没有这些定义。我们下回去,也把这信息转给执法部门。

  这些人往往活跃在像火车站有的甚至就在医院门口,用的方法来诈取钱财,而他们的对象,往往是来自小城市或者农村的一些患者。本身收入比较低,骗的又是救命钱,甚至有的因此延误了病情,所以影响非常恶劣。造成医托的原因,最主要的是相关部门监管存在严重漏洞。

  作为首善之区,监管不可谓不严。在这种情况下,医托尚且能够在火车站,可见监管并没有形成常态化。另外,对于这种在火车站或医院门口主动搭讪的,好像“”人一定要保持,千万不能轻信。

  相关部门加强打击之外,还要从末端来进行治理,末端是那些黑诊所,所谓假医生、假专家,长期遭到投诉或的那些诊所,该的,从源头和末端共同的形成合力,才能让医托这种现象消失。